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印度神话 > 正文
安错的人头_印度神话

    从前有一个著名的国王,名叫耶夏哈克多,都城称为修巴婆地。都城内有一座祭祀着高丽女神 (湿婆天的妻子) 的堂皇庙堂。城南有一个名叫 “女神之池” 的池塘。每年阿夏达月 (六~七月) 的十四天祭典日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在此沐浴。 
   
    有一天,有一个自称达婆拉的年轻洗衣工,从布拉夫马斯达拉村来到这个池塘沐浴。他来到这儿碰巧遇见了舒达巴达洗衣店的女孩子 ——— 一个名叫马达娜逊达丽的少女,她也是为了浴圣水。达婆拉和这个比月光还美的少女一见倾心,在请问过了她的名字、家世之后,就茫然若失地回家了。回家后,他对这名少女犹念念不忘,茶不思,饭不想的,整天恍恍惚惚,母亲见他这样,就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老实地把情形向母亲和盘托出。做母亲的听了,就向丈夫维马拉说起这事。维马拉看了这情形,就安慰儿子说:

  “你何必为这事闷闷不乐,担心得要命呢?只要我亲自去说,舒达巴达一定会把女儿嫁给你的,我们家和他们家无论家世、财产、职业都相当,彼此间也有相识的朋友,要谈此婚事有什么难呢?”

    说着,叫儿子吃点东西,恢复精神,第二天便和儿子一起到舒达巴达家去了。到了她家,维马拉就向舒达巴达提起小俩口的婚事,舒达巴达一口就答应了。

    不久,舒达巴达就选了一个吉日良辰,把女儿马达娜逊达丽嫁给达婆拉,达婆拉终于娶得那一见钟情的美娇娘,大喜过望,急忙将新婚妻子迎娶回家。

    有一天,马达娜逊达丽的哥哥来到过着幸福日子的两人家中来。妹妹兴奋地搂抱着哥哥欢迎他,其他的人也热情招待他,哥哥在略事休息后,对大家说:

   “我今天到府上来,是奉了父亲的吩咐,要招待马达娜逊达丽和新婚夫婿一起到寒舍,参加高丽女神的祭典的。 ”

    家人听了都高兴地答应了,且当天以极丰盛的酒食招待这位大舅子。

    第二天一早,达婆拉偕同妻子马达娜逊达丽和大舅三人一起返婆家去,三人不久来到修巴婆地城,他们见到一座堂皇的高丽女神庙,达婆拉突然感到信心泉涌,就对妻子和大舅子说:

   “怎么,我们去参拜那无上崇高的神明吧。  ”

    但他大舅子认为不妥,说:

   “我们也没带丰盛的供品来祭拜,空手是不能参拜的呀。 ”

    达婆拉见大舅子不赞成,就对他说:

   “那我一个人去参拜好了,你们在外面等我。 说着就一个人  ”进庙里去。

    进到庙里,他朝女神礼拜,当他对着这位以十八只强健有力的手臂打击恶魔,脚底的莲座下压着阿修罗摩希夏的女神礼拜时,心中涌上许多感激之念。他想:

   “世上的人都用各种生物供奉在女神面前,我要是想救这些生物的话,绝不会用它们当供物,对了,我可以拿自己的身体供奉给女神呀! ”

    这样想着,他在这无人的大殿上找到一把不知是那位参拜者供献的剑,将自己的头发系在钟链上,用剑砍向自己的脖子,然后就仆倒在地。

    大舅子在外面等了好久,左等右等也不见达婆拉出来,就进入庙里看看。发现妹夫身首异处地躺在地上,一时神智恍惚,竟也拿起剑来自刎了。 

    马达娜逊达丽只见丈夫不但未出来,连哥哥也不见踪影,大为担心,也进入庙堂一探究竟,却赫然发现丈夫和哥哥俱死的惨 状,不禁哀叫着倒在地上。
   
  “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在两人出乎意外的死而悲 ”  
 
不自胜之余,又想到: 

  “事已至此,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她决定自己也舍弃生命算  ” 了,向女神说:   
 
  “女神呀,您是掌管幸福、善行及神圣的法条的最高神明,您可以占有湿婆大神一半的地位,更是庇护世间女子,为人们摒  除悲伤的女神,既然这样,您又为什么夺去我兄、我夫,让他们没命呢?您这样对待素日对您深信无疑的我,不太过份吗?我要在您面前痛陈我的悲伤,希望能获您的庇佑,请您垂听我的祈祷吧!现在我要离弃我这饱受苦难的肉身,期望在您庇佑之下,来世再让他们两人当我的夫、我的兄吧。  ”

    这样地向女神倾述他的赞美、怨恨及心愿之后,再向女神行礼膜拜,然后用蔓草做成环,把这草环系在无忧树上。正当她要把草环套在自己脖子上时,空中突然传来女神的声音:

  “女人呀,别寻短见。你还那么年轻不该寻死呀!你这勇气十足的行为真叫人感动。把那根绳子丢掉,将你丈夫和哥哥的头分别装到身上去,我将格外施恩,使他们两人复活。 ”

    马达娜逊达丽听了这话,急忙丢了绳子,跑到两具尸体旁。但由于一时的心慌意乱,竟招致了意外的错误。

    原来她将丈夫的头装在哥哥身上,把哥哥的头装在丈夫身上而不自知。就这样,两人连伤痕都没有留下地复活了,又站了起来,只是头和身体却彼此错配了。不过两人对此一无所知,只彼此谈着复活的事,他们高兴地礼拜女神后,就三人相偕出去了。当马达娜逊达丽走在路上时,才发现头装错了。怎么办才好呢?这下子她真被难住了。

    这两个彼此装错头的人之中,那一个才是她的丈夫呢?

    贤王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的答案是这样的:

   “两人之中,装有丈夫的头的人,才是她的丈夫。原因是头为人体最重要的部分,人就是凭此识别的。 ”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