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其他神话 > 正文
丽布莎-德国

    在那古老的年代,在如今几乎已经毫无遗迹的波希米亚大森林仍然遮住整个国土的时候,密林深处,有过一个小小的民族,无忧无虑地生活着。诗人们都晓得这个民族叫做山林女神,而古代的弹唱诗歌家们则称之为慈善的爱尔菲神。她们是用轻薄的材料制成的,比用肥沃的粘土黏成的人类要轻得多;因此她们始终是粗野的感觉所不能捉摸的,而只有较为灵敏精细的人物才能感受得到,即便是这样灵敏精细的人物,也只能在月光之中,才可能看到她们。从远古时代起,她们就安安静静地居住在这里,一直到这座大森林突然间充满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为止。

    这喊杀声,原来是匈牙利的捷克公爵率领他的斯拉夫大军,从群山之后,侵入了这个不好客的国家,来寻求新的疆土。美丽的女神居民们,为了逃避武器的叮当作响和战马的嘶鸣,离开了栖居已久的老橡树、山岩和峡谷,以及长满了芦苇的池塘和沼地。甚至威风凛凛的森林之王,也忍受不了这种喧嚣之音,而带领自己的臣民们躲藏到密林深处去了。惟有一位菲亚仙女舍不得离开自己心爱的橡树,当人们忽而在此地忽而在彼处开始砍伐树木和耕田种地的时候,也只有她一个有勇气敢于保护自己的住所,不使受到新来者的侵犯,为此,她选定一株高大树木的顶端,作为自己栖身之所。

    捷克公爵的宫廷仆从当中,有一个年轻漂亮的佩带武器的侍从,名叫克劳克。他身材匀称,强壮有力,充满了青春的火焰。他被委派照管主公喜爱的一群战马。克劳克经常出去放牧战马,有时深入林中,而且常常坐在一棵大橡树底下休息,菲亚仙女就住在这棵橡树上面。她心怀好感地对这个异国人看了又看,有时在夜间,遇到他在她这棵橡树极旁打瞌睡的时候,她就引导他产生甜蜜的幻想和进入有预见性的梦境,以便让他知道,第二天他会遇到哪些事情。而如果某匹战马偶然迷了路,克劳克在密林中 找不到它的踪迹,那么,他在不安之中打瞌睡的时候,就会在梦中看见一条未曾发现过的小路,引导他走到迷失的马正在吃草的地点。   

    移居而来的人们占据的土地越多,他们就越靠近菲亚仙女栖居之处。由于她具有预见的才智,她知道她这棵树正在受到要被斧子砍死的威胁,她决定要求树下的来客与她分忧。在一个有月亮的夏日傍晚,克劳克把自己的马群赶到草地上去的时间,比平时迟了一些,因而他急忙赶到大橡树底下去过夜。通往这棵大橡树的小路要绕过鱼儿繁殖的一面湖,银白色的湖水中映射出金黄色的蛾眉月,形成闪闪发光的一个圆锥形;在湖对岸,在月光照亮了的那一部分湖面上,克劳克的目光看到了一位姑娘的形像,她似乎是正在乘凉散步。奇怪的景像使年轻的战士感到惊异,他心里想:“这位姑娘是从哪儿来的呀?孤单单的一个人?在这样荒凉的地方?在这夜晚的时刻?”

    然而,这个不寻常的现像在小伙子心中引起的并不是恐惧,而是好奇心驱使他去靠近她去了解她。他加速脚步,目不转睛地看着引起他注意的陌生女郎,他不久就走到他第一次在橡树下发现她的地方,而今,他来到近处一看她,觉得这是一个透明的影子,而不是一个活的生物。他愕然地停住了脚步,觉得全身毛骨悚然!可是倏忽之间他听到了一个柔细的声音,似乎是轻声地向他表示欢迎:

  “亲爱的异乡人,请你走过来,别害怕!我不是幽灵,也不是迷惑人的鬼影。我是林中仙女,是这棵橡树上的住户,就在这个树的茂密枝叶下,你经常休息过,是我常常用甜蜜的幻想催你入睡,是我常常向你预示未来。而如果某一匹马或者马驹离开了马群,是我指点给你,应该在哪儿找到它们。因此现在,为了报答我对你的好意,你也要为我做一件事:你应该成为这棵树的保护人,它曾经多次遮护你,免受风吹雨打和日晒;你别让你那些正在毁灭森林的弟兄们用致命的斧头砍伤这棵橡树可贵的树干吧!”

    这些柔声细语驱散了年轻战士的胆怯心情,他对她回答说:

   “不管你是女神或是凡人,不管你是谁,你可以向我提出任何要求,凡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照办。然而我仅仅是一个无名小卒,仅仅是主公的一个奴仆,说不定哪一天他会命令我换个地方去放马的。到那个时候,我可怎么能在这个林子里保护这棵树呢?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情愿放弃公爵给我的职务,住在你的这棵像树的树荫底下,一生一世保护着它。”

   “你就这样做吧!”仙女说,“你也不会后悔的。”

    说完了话,她就消失不见了,在橡树顶端有什么东西沙沙作响,犹如晚风卷入树枝之中而吹动了树叶。克劳克又站了一会儿,由于看到了神奇美妙的景像而感到迷醉。这样温柔的人儿,这样苗条的身材,这样姣好的面貌,在粗壮结实的斯拉夫姑娘当中,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他终于伸直身躯躺在柔软的青苔地上,可是他没有睡意,一直想到东方破晓,他才从甜蜜幻想的迷醉之中清醒过来,这种幻想对他来说,是那样新奇,那样奥妙,正像第一束光线对于一个双目复明的先天盲人一样。

    一清早他急忙进宫去见公爵,辞掉了职务。然后把个人用的什物收拾起来,背在背上,立刻回到荒无人烟但却会使他幸福的森林里去,同时他的头脑由于许多快乐的幻想而感到昏眩。

    与此同时,当他不在的时候,一个干磨坊生意富有经验的人,看中了这一棵坚固、挺直的橡树,它的树干正好用作磨机的大轴,于是带着自己的雇工们来锯掉这棵树。在那柄贪吃无厌的大锯把自己的锯齿深深咬入仙女住所的基础———橡树树干的时候,胆小的仙女只有呻吟的份儿。她坐在橡树最高的顶上,哀伤地看着远方,用目光搜寻着自己的忠实的保护人;可是她那锐敏的目光在哪里也找不到他。仙女惊慌失措,以至于完全丧失了她特有的预见的才能,因而不能预感到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她。这正如同高明的医生们,能给别人开药方子治病,而当死神敲他们的门的时候,却失去了自信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克劳克已经距离出事地点如此之近,以至于拉锯的声音刺入他的耳鼓。在森林里,这种刺耳的尖声,预示着不会有什么好事情。他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奔到橡树旁边,惊慌不安地看到了,他所保护的橡树正在受到死亡的威胁。他拔出宝剑,举起长矛在狂怒之中扑向磨坊主人和他的那些伐木工,把他们都赶走了。那些人以为他是山神,吓得失魂丧胆,拼命地逃跑。幸而橡树受的锯伤并不是致命,过了几年就长好了,连个疤痕也没有。

    傍晚时分,闲着没事,新来的移民选定了一个地点,作为自己今后的住所。他用脚步丈量出一块地方作为小花园,然后又一次在心中盘算,如何更好地把一切物件安置在这个隐居之处。在这里,他打算完全离开人类独自消磨岁月,为的是满足全身透明的女友的需求———这位女友,与虔诚的出家人为了信教的后一代而选出的、按日历规定的圣女相比,可以说是同样的不现实。忽然间,在这里,在湖岸上,又出现了那个仙女,她含着迷人的微笑对他说:

  “好心的异乡人,我感谢你没有让你的同胞们的手用暴力摧毁这棵树,我的生命同这棵树是息息相关的;而你应该知道,尽管大自然之母赐予我们族类以神秘之力和知识,可是她把我们的命运同橡树的成长和寿命联系在一起了。由于我们的援助,森林皇帝才能使自己那顶庄严的树冠高耸于劣种树木和灌木之上。我们促使森林皇帝的汁液在树干和树枝里面流转,我们给它力量同恶劣天气做斗争,以及几百年、几百年的抵抗时间的破坏作用。反过来我们的生命也同他的生命休戚相关。一棵被指定与我们同命运的橡树一旦衰老,我们也随之而衰老。它一灭亡我们也会像凡人一样死去,会陷入死亡之梦,一直到根据一切生物所顺从的永恒运动法则,大自然发生的一个偶然事件,或者由于一个隐而不见的定数,把我们这种生物同一株幼苗连在一起为止;这株幼苗将会由于我们的生气勃勃之力而发育成长,再过许多年,等它变成一棵大树以后,它重新使我们再度享受生活的乐趣。现在你想想看,你帮了我多大忙,因此我要欠你多大的情。你为了自己高尚的行为可以要求奖赏,你可以把深藏在心里的愿望提出来,而且立即可以如愿以偿的。”

    克劳克默默无语。仙女的话,他听懂的不多,但是极美丽的仙女洞察一切的才智,比她讲的话,更加使他迷醉。她觉察出他的困境,想要帮助他一下,就折断了一根长在池塘岸边的枯干的芦苇,折成三断,说道:

   “你从这几段芦苇当中挑一段,或者碰碰运气随便拿一段。其中的一段隐含着威望和荣誉,另一段———是财富和会享福的本领,第三段———是爱情的幸福。”

    小伙子眼睛看着下面说:

   “下凡的仙女啊!如果你想满足我心灵的愿望,那你就应该知道,你的这些芦苇管当中,哪一段也不隐含着我的愿望。我的心渴望着更大的奖赏。光荣算得了什么?它不过是骄傲的闪光而已!财富算什么?那不过是贪婪的根源罢了。至于所谓爱情,那无非是情欲的陷阱,会把心灵中可贵的自由用锁链锁住的。我的心愿只渴望得到一种奖赏:允许我在汗马生涯之后,在你的橡树荫庇之下得到安宁,并从你的樱桃口里听到你那明智的教导,这种教导可以揭示未来的秘密。”

  “你要求的可是太多了。” 仙女回答说,“不过,你的功劳也不小,因此,就顺从你的心愿吧。你的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