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女大不当留

竟陵程家镖局大当家程砚的独生女儿程雪不仅貌美,而且武艺超群,48口柳叶飞刀点人咽喉百发百中,活篱笆上舞剑左右插花若鹤舞流云。上门求亲的人几乎踏破门槛,程砚一个也没有答应。而这回,他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因为求亲的人是青云岭的山大王贺俊。

提起贺俊,小孩晚上都不敢啼哭。他稍一跺脚,黄泥大道也要陷下去三尺,一个插掌能把手伸进石狮子里将颗石心给掏出来。由于他出入时脸上经常蒙着一块青纱,所以至今也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而他打家劫舍却来去自如,州官、县令躺在床上连脑袋什么时候搬了家都不知道,因此江湖上送给他个绰号叫“无影阎罗”。官府多次派兵征剿,不仅没伤着他一根汗毛,反而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前不久,程砚押镖经过青云岭时被贺俊劫住,刚一交手,就被他的八棱锤震破虎口。

不过,贺俊并没有劫他的镖,只是抛给他一句话:三天之内,将女儿送到山上去,否则定将程家镖局杀个鸡犬不留。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程砚自然不会拱手把女儿送去。他想带着女儿离开这里,可女儿说什么也不肯。看来,唯一能做的是舍下这条老命同贺俊拼死一搏了……

程砚正独自在那里凝神静思,徒弟郑海忽然急匆匆地跑来禀报:“师父,汉口倪茂堂的长公子倪明上门求亲来了!”

倪茂堂是汉口一家做茶叶生意的老字号,竟陵也有分号,因此程砚并不陌生,只是还从未见过倪茂堂的长公子倪明,于是他和郑海一起来到客厅。一个后生正在厅前等候。

程砚见倪明虎背熊腰,目光炯炯,眉宇间充满勃勃英气,已有了几分好感。

礼毕,程砚说:“贤侄,程某选婿并不看重钱财,而是人品与能耐。实不相瞒,如今青云岭的山大王贺俊也要娶我的女儿。贺俊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罗,你同他争婚,难道不害怕吗?”

倪明说:“区区一个山贼,算得了什么?听说官府悬银1万两买他的人头。既然他今天也到这里来,晚辈正好会会他,顺便给程姑娘弄点儿脂粉钱!”

程砚说:“既然贤侄有如此的气魄和胆量,程某当然高兴。只是小女从小娇纵惯了,爱使小性子,就连我这做爹的也奈何她不得。我这边倒无话可说,只是能否过得了她那一关,那就全看你了,怎么样?”

倪明说:“晚辈正是仰慕程姑娘的人品、武功才到这里来的,能同程姑娘切磋武艺,晚辈正求之不得!”

程砚说:“好,贤侄请!”

二人来到后花园,只见一个姑娘正在月季花的花枝上打花棍。程砚说:“那就是小女!”

倪明听后,忙舞动衣袖,园内当即刮起一阵旋风,地上的枯叶全被卷了起来。

他跳到飘起的枯叶上,朝程雪拱手,“小生见过程姑娘!”

程雪莞尔一笑,立即跳下花丛。前面有座莲池,里面绿荷盈盈,程雪舞着花棍进了莲池,身后的荷叶早被花棍打烂。

倪明见状,忙踏着浮在水面的残荷碎片追了过去。他刚跨到莲池中间,突然一道道自光迎面袭来。倪明眼疾手快,一一接住,原来是48口柳叶飞刀。他随手一抛,将飞刀全插在对面的一扇门上。

程砚仔细一看,那些红柄飞刀在门上正好拼成个大红喜字。不觉暗暗吃惊。

这时,突然一只风筝从半空中掉下来,风筝线的一头缠在一棵树上,另一头则挂在对面的房顶上,形成一道“线桥”。

程雪攀枝上树,一步跳到“线桥”上,冲着倪明说:“倪公子,休要得意!以屋顶为限,追得上本姑娘,就让你娶人。要是追不上,就等下辈子吧!”说着不慌不忙地朝屋脊奔去。

程砚知道,女儿就是用这一手不知难倒了多少慕名而来的英雄豪杰,因为从树梢到屋脊的距离远不过数丈,后面人的腿再快也难以追上。

只见倪明跳上风筝线,并没有急着去追她,而是悄悄一挣,将风筝线挣断。

前面的程雪没等接近屋檐,已从空中坠落下来。风筝线离地面有五丈多高,虽然她有一身轻功,但失足跌下来也不是好玩的。

紧要关头,只见倪明一个“飞鹤掠影”跃过去,一把将她接住。见二人稳稳当当落地,程砚才松了口气,走到倪明跟前称赞一番,高兴地说:“这桩婚事,我应允了!”

程砚接着命人准备酒筵。就在这时,又见郑海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禀报:“师父,不好了,‘无影阎罗’抬着花轿接人来了……”

程砚听后神色大变,倪明却说:来得好,请岳父大人放心,小婿这就去会他!

二人来到门口,台阶下果然停着一乘八人大轿,旁边一个汉子身高膀圆,面门盖着块黑纱,腰间插着两把奇大的八棱铜锤,朝程砚拱手:“岳丈大人,小婿贺俊娶亲来了!

程砚冷笑一声:“你来迟了,我女儿已经许人了,这位就是我的贤婿倪明,有什么话,你对他说!”

贺俊一听,顿时暴跳如雷,取下铜锤大喝一声:“你敢耍我?老子今天非砸平你的镖局不可!”

倪明忙往门前一站,不屑地说:“你就是贺俊?我还以为长着三头六臂呢,同样是两个肩膀托着一颗脑袋,能值万两官银?”

贺俊一听,气得七孔生烟,一锤砸来。

倪明跳到门外的一棵榆树上,冲下面喊:“小子,上来呀!”

等贺俊跃上榆树,倪明又跳到树下的一座碾盘前,举起碾米的石磙朝贺俊砸去。

贺俊跳下榆树,石磙没砸着他,却将树上一根盆口粗的斜枝砸断。

贺俊转眼跳到碾盘上,一声“看锤”,铜锤已到。

这次倪明没有躲闪,而是用刀架住。由于那锤力道沉重,倪明的双脚竟陷进土里一尺多深,围观的人不觉为倪明捏了把汗。

双方相持片刻,只见倪明一手架锤,一手抓住碾盘,像筛子筛糠似的晃荡起来。

碾盘上的贺俊顿时像醉汉一样扭起了秧歌,他本想从碾盘上跳下去,可他往哪边跳,倪明就将碾盘往哪边移,怎么也摆脱不了倪明对他的控制。最后,倪明端起碾盘用力一簸,将他簸了下来。旁边的人一拥而上将他擒住,绑到后花园的一棵树上。

朝廷派千军万马征讨了几年也没能拿住的贼寇,倪明用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将他制服,程砚更是打心眼儿里佩服。

倪明说:“听说马知府是个不大讲信义的人,既然已将贼子抓住,不如把他请来,也好当面交人,当面讨赏银,不知岳父大人意下如何?”程砚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于是派郑海前往竟陵府衙去请马知府。

而这些天来,马知府由于害怕贺俊来杀他,急得睡不着觉,听说贺俊被抓住,高兴得跳了起来。因为这样一来,他不仅不再担心贺俊来取自己的人头,而且还可趁此机会升官发财,于是带着衙役来到程家镖局。

马知府走到贺俊身前,得意地说:“小子,你劫走老子的库银,害得老子差点儿丢了这颗七斤半,幸亏老子朝廷有人。你听好,等老子上报了朝廷,就把你押到古城堤活剐了!哈……”没等他笑出声,突然一把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身后站着倪明。

马知府吓得魂不附体,张口结舌地问:“你、你是什么人?”倪明说:“‘无影阎罗’贺俊!”马知府又指着绑在树上的那人:“那他呢?”

那人早从松开的绳套里出来:“青云岭的二头领项彪!”马知府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贺俊抖着手中的剑,揶揄地说:“马大人,赏银带来了吗?你这个狗官,在竟陵做知府的这几年,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枉杀了多少无辜的平民百姓,该千刀万剐的恰恰是你这狗官!”说着一剑刺进马知府的心窝。

见倪茂堂的长公子倪明竟是青云岭的山贼,程砚大吃一惊,趁混乱之机来到程雪的闺房,抓住她的手,说:“雪儿,那个倪明是山贼‘无影阎罗’假冒的。他们已杀了马知府,快离开这里吧!”

没想到程雪却说:“爹,这件事,其实女儿早就知道。”

原来,程雪一次外出踏青差点儿遭人暗算,是贺俊救了她。从那之后,二人常在西湖堤边幽会,切磋武艺,日久生情并私订了终身。贺俊担心以山贼的身份上门求婚,程砚不会答应,所以他便自称是倪茂堂的长公子,让义弟项彪代替自己上门抢亲,并上演了一场假厮打的闹剧。他们还将为害一方的马知府也骗来杀了,据说是打算用马知府的人头作为投奔闻王的见面礼……

“女儿蒙骗了爹爹,还望爹爹恕罪!”程雪说罢,跪在地上。

程砚不由得长叹一声:“女大不当留,为父还能说什么?”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