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赵阁老的金脑壳

明朝有个阁老名叫赵大洲,是嘉靖年的进士,后来被皇帝砍了头,传说他有一个金脑壳,还有人想去盗他的坟呢,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给大家讲讲吧。

赵大洲是四川内江县人。小时候家里头不富裕,从家头到学校有二十多里路,每天上学,还要提一碗中午饭。

上学路过沱江河边,江边有一座茅草棚,住了一个姓陈的叫化子。陈叫化子有个女儿叫蝉蝉,蝉蝉脑壳上长满了癫疮,人长得又高又瘦,穿得破破烂烂。赵大洲看到蝉蝉时很厌烦,后来,他看到叫化子父女俩无穿无吃,又觉得遭孽。开始,他去找些旧衣服给蝉蝉,后来就把带到学校去吃的饭分一半给他父女俩。再后来,赵大洲每天就带两碗饭拿一碗给陈叫化。蝉蝉长大了,赵大洲也就上京求功名去了。

有一年,皇帝要选娘娘,宫廷里詹天师占卜到这个娘娘出生在四川的资中、内江两县。选的办法是,摆酒席,凡是十八岁到二十岁的民女不管情不情愿,都要去参选。选中的条件是“一个人坐一桌,高插黄旗,头顶玉冠,身披黄袍”。合乎这个条件,就是要选的娘娘。当然,这个条件绝不会让外人晓得,只有主选官晓得。

在资中,每次民女上席,主选官都到处看,没有一个符合条件。到内江时,有人劝蝉蝉也去参选,蝉蝉很怕羞,心里想:那么多高贵民女都没有选中,我去不是更现丑吗?蝉蝉不敢去,有人又劝她:“去嘛,选上选不上没来头,去混顿席坐也好!”蝉蝉又想,讨口也是混饭吃,参选也是混饭吃,去就去。她没得好的衣服,还是穿得很烂就去了。蝉蝉走得太快了,不小心跌进了水田里,幸好田里没得好多水,沾了一身的泥巴。她在路边扯了一把青草,揩了身上的泥巴,又麻起胆子上路。由于她去得迟,院子外边除了几个门卫就没得啥子人了。有几条狗朝蝉蝉扑来,门卫见是个叫化女,也不来给她吃狗。蝉蝉一转身跑进菜园,抽了一根缠菜的竹竿来打狗。想到自己脑壳上又长那么多癫疮,很难看,又顺手摘了一片芋荷叶顶在脑壳上,朝选点走去。蝉蝉看到有一桌差一个,就连忙坐。可另外七个民女看到她那满脑壳的癫疮,就连忙让她,她只好一个人坐一桌吃饭。她把围腰解下来搭在打狗的竹杆上,身上的衣服又糊满黄泥巴,完全是一副槛褛相。

主选官看了无数桌,又都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人。他看到蝉蝉,把密诏打开一对照越  看越像:“高插黄旗,那竹竿上的围腰就像黄旗;头顶玉冠,那芋荷叶就是玉冠;身披黄袍,那糊满了黄泥巴的衣服,不是黄袍吗?”主选官想罢宣布,“这个民女就是要选的娘娘。”在场的人都不相信,蝉蝉自己也不相信,总想到是逗她耍的,饭也不吃了,转身要走。主选官东南西北地给她说真的选成皇帝娘娘了。蝉蝉被选成“娘娘”后,马上就梳头换衣。在洗头的时候,洗着洗着,脑壳上的癫子壳壳就脱了,一脑壳黑油油的头发现出来。梳装打扮过后,带一上凤冠,穿上缕罗,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娃子。

内江出了一个皇帝娘娘,没多久又传来赵大洲中状元的喜讯,刹时,内江到处都在摆这两件事了。

蝉蝉被送进京城当了娘娘后,内江的天上一连几天都有一只雀儿在喊:“南海香烟断,南海香烟断。”这是啥子意思,大家都不晓得。

陈娘娘到了皇宫,学了一阵礼教,慢慢熟悉了皇宫的生活,和皇帝平起平坐。

赵大洲中了状元以后,在朝廷里当了丞相,早晚都要去朝拜皇帝。没多久,陈娘娘认出救济过她的恩人赵大洲。在受大臣朝拜的时候,陈娘娘根本不敢去认他。每当赵大洲去拜见皇帝,陈娘娘又是笑,又是点脑壳,想提醒他,她就是内江的叫化女陈蝉蝉。赵大洲也觉得这个娘娘很眼熟,又想不起这个娘娘是哪个。只好对娘娘点脑壳笑。皇帝看在眼里,恨在心头,认为是赵丞相和娘娘青春年少,有私交之意,就找岔要杀赵大洲,刚好奸臣严嵩又参了赵大洲一本,皇帝就顺着把赵丞相斩了。

陈娘娘听说斩了赵大洲,双泪长流,跑去问皇帝,为啥子要斩赵大洲。皇帝说:“这要问你自己,你为啥对赵大洲又是点脑壳,又是笑呢?”陈娘娘这才明白是她害了赵大洲,就对皇帝说:“陛下啊,那是你疑心太重,错斩了忠臣。”接着,陈娘娘向皇帝讲了赵大洲过去救济她的事。皇帝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错杀了忠臣,马上传圣旨,用黄金打个金脑壳来赔赵大洲,还追封为阁老。

皇帝打了金脑壳赔给赵阁老,又害怕人一去盗金脑壳,就布置了四十八架同样的丧,分散在全国各地下葬。为了绝对不泄密,在出丧前,又把放金脑壳的人也杀了。赵阁老出丧那天,陈娘娘一气之下,就在赵阁老的棺材上碰死了。消息传到内江,内江的人也很伤心,这个时候,天上又有雀儿在喊:“南海香烟还。”

后来,又听人传说赵阁老和陈娘娘都是观世音的童男童女,两个偷偷下凡,剩下观世音一个人,没得人帮她烧香换水,所以雀儿喊“南海香烟断”。后来,他两个死了,又回到观世音的身边,雀儿又喊“南海香烟还。”

皇上错斩了赵阁老,除赐了一个金脑壳外,还把赵阁老在内江读书的学校取名叫大洲学校,陈娘娘住的那个沙坝取名叫大洲坝,还在赵阁老家的街道上立了一道牌坊。

赵阁老的真尸和金脑壳埋在哪里,一直没得人晓得。传说有一年,有一个打鱼人到高岩岸沱打鱼,顺着石岩摸乌龟,却走进一个洞里,洞里有神完、石人、石马,还点有一盏灯。

借灯光一看,洞的正中有一个两张方桌子那么大的石头砌成的台。石台边有九个大油缸,有三个油缸的油已经点完了。这个打鱼的人想看清楚点,就去拨了一下灯芯,马上看到灯台上有锭银子。他拾起来很欢喜,又找,没得了。他出洞以后,就把银子拿给别人看,只见银一子上面刻有“拨灯银一锭”几个字。看另一面,又有“赵阁老”三个字。这样一来,很多人都猜测这洞就是赵阁老有金脑壳的坟墓,都想去盗那个金头,可以后再没人找到过进洞的洞口。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