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一双彩虹

从前彝族有个头子叫汝摩,一凶二恶,稳坐江山,带兵到处劫夺,随意打杀百姓。他高兴叫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人人都怨恨,个个不敢说,大家都望老天爷快点收他回去下油锅。

那时有个彝族青年,名叫斗各达,伙子生得标,脾气顶好,又老实,又勤快,说话做事,也有老有少的。他那年轻的妻子象一朵山茶花那样的美丽,而且手巧心灵,会挑花绣朵,家里也收拾得齐齐整格,干干净净。两夫妻你说我听的,真是热火。他有个妹妹,也很漂亮,亲友邻人,都常常把他一家三人挂在嘴上。

斗各达每天去服侍汝摩,这不算,有仗还得跟着去打。一天,他妻子灵巧的双手,三天两夜的忙,才织成个“密摺”香包带在他身上,还跟他讲:“遇到汝摩,藏起带;遇到朋友,露起带。”他答应说:“是啊!是啊!”

一天早上,斗各达在汝摩屋里扫地,“密摺”香包从衣缝露出一只角来,光芒闪耀了半间屋。

汝摩见了很奇怪地问:“带的哪样东西?快拿我看。”

他悔不该大意露出,又来不及了,只好取出“密褶”香包缴上去。

香包把汝摩的眼都迷花了。汝摩偏起头瞅了又瞅,又歪伸着颈子嗅了又嗅,好半天才说:“斗各哥孺达,这个香包,若是你妻子做的呢,就拿我的妻子换你的妻子;若是你娘做的呢,拿我的娘换你的娘。”

斗各达得假推:“是妹妹做的。”

狡猾的汝摩就说:“把你的妻子和妹妹都带来,我看看她们的手,看看到底是哪一个做的。”

这样,斗各达很心焦,走了好久才回到家来。

他到家来说明头尾。妹妹说:“我去替哥哥嫂嫂分忧。”

第二天,妹妹洗手流头,把家里最好的衣裙首饰穿带上,整得漂漂亮亮。她嫂子连做饭弄藏的手都不洗,穿带很旧的衣饰,就起身一路去。

在汝摩家,俩姑嫂隔着一层板壁,从窗口伸过手去给汝摩辨认,结果是谁做的“密褶”香包,真假还是被汝摩认出来了。汝摩叫她俩回去,自己暗暗设计。

半夜有人传来汝摩的话:“叫斗各达连夜准备刀、马,跟汝摩的队伍到沙买吼地方去打仗。”

斗各达晓得祸要临头,躲也难躲得过,就问他的妻子:“三年前的酒肉还有没得?”

她说:“没有了。”

又问:“三年前的梨子、核桃还有没有?”

这时她想到丈夫不小心惹祸遭灾,心中焦愁,找来也会吃不下的,只好答道:“没有了。”

第二天清早,他问妻子:“骑哪匹马去?”

这时她一面替丈夫伤心,一面照实说:“美丽的是花马,好看的是红马,好骑么要算黑马。”

斗各达备好马鞍,提着长梭镖,眼看就要离别。他的妻子,心象刀绞,总想挨一会,多谈几句话,就说:“您等一等吧,三年前的酒肉、梨子、核桃都还有,我拿来您吃了再去吧!”这时,他一口也吃不下去,就说:“不吃了。”斗各哥孺达骑着黑马去了,去了,远了,不见了。他的妻子一直望到丈夫的背影消失在山弯林荫里了,她忍不住放声哭起来。

原来汝摩不是去打仗,只把兵带走一程,到了山峡,叫人马停下,大喊:“快快动手。”好多亮光光的刀子就晃动起来,直朝斗各达身上砍。斗各哥孺达拚命厮杀一阵,冲不开,就无辜的被砍下头来。众人见那人头,并不落马,还撕下白汗衫,用手蘸了颈上的血写信夹在马鞍下,才倒地死去。那黑马飞腾腾地跑回家去了。汝摩派人看守死尸,就带兵回转。

斗各达的妻子心中非常忧愁,她一直地坐在草地上,向丈夫去的山岭云边呆呆地望去。到了太阳偏坡,黑马回来了,近了,挨拢了一一只是黑马独自回来,站在她面前,一动也不动。她忙问道:“你是报喜的呢--叫三声,报忧的呢--滚三滚。”话才说完,黑马就滚了三转,起来抖一抖,从马鞍落下一块有血的白布,她捧着看,原来是斗各哥孺达给她的永别的血书。

她哭倒在地,直到小姑来叫醒她,她才站起来,不哭了,她叫小姑回去管家,自己就亲自去探问真情。

她站在大路边,向回来的大队人马问:“看见斗各达没有?”

都说:“没有看见。”

直到太阳落坡,汝摩领着最后一队人马回来,她问一个兵:“看见斗各达没有?”

那个兵说:“别人会会拿刀的,把刀尖向下拿。他不会拿刀,把刀尖向上拿,马一惊跳,刀子迎在他颈根上,就自己杀死了。”

她听了以为真的是这样死的,想想以后无依无靠真太伤心,就解下长长的包头帕子,往树梗上去吊颈。

汝摩忙叫人解下,劝道:“以后你来服侍汝摩,要好的穿带、吃喝,都不用愁了。”

她说:“他是王头,我是百姓,百姓咋个配得上王头。”

汝摩赶忙来解释:“唉,只要生得好,本事高,心灵手巧,还讲哪样高下尊卑?”

这下她才真正明白过来了,明白她丈夫是谁杀死的。她就心灵一动,转弯说道:“这样,我也不敢不依,不过要答应我办到了三件事,我才甘心愿意服侍,要不是,我就要吊预。”

摩连忙说:“可以可以,你讲哪样都答应办到。”

她就说:“第一件:要给我丈夫念经超度,要杀绵羊白了一面山,要杀山羊黑了一面山,要杀黄牛红了一面山。”

汝摩说:“是!是!再说第二件。”

她说:“第二件:要各色花纹缎子做的衣裙、鞋、袜、披风、丝帕九十九套,要金银手镯、戒指、耳环九十九件,要盐巴九十九挑。”

汝摩连声答应,又问第三件。

她说:“第三件:在给我丈夫念经满一百天的那天,太阳偏斜时候,用九十九背干柴去烧化,在烧尸化骨那天,我要亲自去看,夫妻一世,最后一见面。”

汝摩说:“好办好办,只要你这样想扰照这样办好了。”汝摩高兴的派人去照办,又选了十二对丫环去服侍美人。她得了衣裙和盐巴,都一起放在水里死死泡透了,又取出晒干收藏着。

一百天满了,美人一身都换上了新的衣裙,带了首饰,剩下的金银首饰和衣裙都装在篓子里,叫丫环抬起跟着她来到焚烧尸体的地方。

她看见汝摩早己到了,又见道士还在念经,打死的牛羊红红、白自、黑黑都摆满三面山上,平地的干柴也堆成坡。道士法手一指,见几个老人把斗各达的尸体抬放在柴堆上,点火烧着,一下子火光冲天,干柴咯吧咯吧炸响。道士上前看时,斗各达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烧着,汝摩又惊又慌,忙请道士快点念经,请仙火下凡来烧,可也没烧着。

汝摩就忙问美人:“为哪样烧不着?”

美人说:“你曾答应过他,用你的妻子换他的妻子,现在他要你的妻子。”

汝摩就下令:“烧给他。”

就这样,汝摩可怜的妻子就被丢到火柴上,活活被烧死,叫声很惨,很远都听得到。

可是斗各达还是照样没烧着。汝摩又请道士请下仙火烧,也烧不燃,只好又问美人,美人说:“他心想要你的儿子。”

汝摩问:“这是为啥?”

美人说:“他怕我以后生的儿子受欺负。”

汝摩心一横,说:“烧给他。”

就这样,汝摩的儿子也被丢到火里,活活被烧死了。

斗各达还是烧不燃,汝摩又问美人。美人说:“他心中还想要你的老母。”

汝摩问:“这是为啥?”

美人说:“他听说你老母脾气不好,他怕我以后受委屈。”

汝摩也说:“打给他。”

汝摩的老母也被烈火烧化了。这样,汝摩一家人都被烧光了,可是斗各达的尸体还是烧不燃。汝摩又问美人到底为哪样,还叫她莫要乱说。

美人这时走近火边,扯了自己的一束头发摔在火里,暗暗祷告,斗各达的尸体就流出油水来,添起火焰,燃起来。汝摩看到很欢喜。接着美人把抬起来的金银首饰抛撤满地,众丫环争着去抢,美人就乘这机会扑进火中。汝摩急喊:“拉住!拉住!”丫环们正慌乱地去拉她时,都只拉得一些衣角、裙角,哪里拉得住人。原来衣裙都被盐水泡透得朽坏,一拉就破碎了。

汝摩一直气忿跺脚,瞪着眼睛,怒骂道:“打死这些烂丫头。”左右还没动手,就看见:斗斗各达夫妻的尸体在火中相抱,一下就烧尽了,从火苗中长出两株合抱树来,长出青枝,长出绿叶,迎风摆动,越长越高。

汝摩更气,急忙令人砍掉。树被砍时,从刀口飞迸出血来。树砍断了,却不倒下,向天空飞腾上去,变成一对白鹤,比翼双飞。顿时乌云腾空,天风呼呼。

汝摩气极了,就亲自张弓搭箭,射中双鹤,只听悲声长唳,震动云霄。马上雷轰电闪、雨暴风旋,卷起一阵大雾迷蒙,天地漆黑,在电光中,众人看见汝摩被雷打死了。

风歇了,雨住了,云消雾散,发蓝的西边天上现出一轮红日,他们夫妻俩就变成东边天上的一双彩虹。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