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睡前故事网 > 情感故事 > 友情故事 > 正文
故友阿鹏(5)
v>

  阿辉的故事(19)
  
  阿辉起初两次与阿鹏联系时,虽然他催得挺紧,但是,阿鹏似乎并不着急,总说已经安排了。后来,阿辉起了疑心,追问阿鹏具体的进度如何,阿鹏却讲不上来了。阿辉明显感到了阿鹏是在敷衍,这次,他没有对阿鹏客气,明确告诉对方:“在这么多协作单位里,我最相信的是你,可偏偏就是你要影响我厂产品的进度,你自己说吧,是让我把这批活儿全部、还是部分调给别的厂?”
  
  阿鹏沉吟了一下,终于无奈地说:“生产上太忙,实在安排不进去了。”
  
  既然如此,阿辉只有将这批任务全部调到了其他的协作单位,不然就真的影响到机器的进度了。同时,阿辉也从这件事看出了阿鹏的企业遇上了发展中的问题:生产规模上去了、效率降低了;人员多了,管理跟不上了;技术高的人员与技术低的人员数量不匹配了;等等。
  
  此后,阿辉不止一次地提醒阿鹏该把管理工作当成重点了,否则就有可能走上国营单位冗员、低效的那条老路。
  
  阿辉也觉得阿鹏现在比以前更累了,提醒他适度分权、注意身体、注意休息。
  
  在业务之外,阿鹏帮过阿辉一次,那是为了阿辉的一个老同学的事儿。
  
  阿辉的老同学建子是国营大厂的磨具钳工,技术相当不错,可是却由于单位经营不景气而下了岗。阿辉知道此事后,问建子:“愿意不愿意去我的一个朋友的厂里干活儿。”建子说行。于是,阿辉给阿鹏打了一个电话,介绍了建子的情况。阿鹏没有推辞,说道:“哥哥,叫你的老同学过来吧。”就这样,建子成了阿鹏的员工
  
  过了一段时间,建子对阿辉说:“咱们跟阿鹏喝一次酒吧。”阿辉也正想为阿鹏接收了建子,而要致一次谢呢,所以,便给阿鹏打电话,邀请他喝酒。不巧,那两天阿鹏太忙,两人约好过几天再联系。
  
  就在阿辉给阿鹏打了这次电话之后,过了两天,那是一个中午,阿辉正在家里午休,突然一位同事打来电话:“听说阿鹏去世了。”
  
  阿辉不相信这件事儿,否定道:“不可能,我前两天还给他打电话,好好的怎么会去世了,准是听错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那位同事再次打来电话证实:“阿鹏确实是去世了。”
  
  阿辉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大了,便立即和有关的几名同事赶往阿鹏的家里去吊唁。直到这时,他才知道阿鹏是由于脑出血突然故去的。
  
  知道了阿鹏故去的原因,对他十分了解的阿辉不由得伤心地叹道:“唉!阿鹏就是累死的。”
  
  由于阿鹏走到太仓促,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遗嘱,他生前最后的几句话是在电话里对其内弟阿浩说的。
  
  阿浩也是阿鹏一手带出来的,经过摔打、锻炼后,他在阿鹏的公司担当了重任——生产副总。这天上午,阿鹏没有来厂里,大约九点多钟时,他给阿浩打来了一个电话,交代几件生产方面的事情。阿浩拿着电话听筒听着、听着,就感觉阿鹏的话语变得含糊不清了,他开始还以为是电话机的毛病,可是随后,电话那边阿鹏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阿浩觉得蹊跷,立即再重新给阿鹏打回去,但却是忙音。很快地,阿浩与他姐姐通了电话,告诉姐姐立即回家看看姐夫。阿鹏妻子的工作单位离家挺近,她听过阿浩的电话后赶紧回家,只见阿鹏已经不省人事了。
  
  阿鹏妻子立即呼叫120,但是经过医院几个小时的紧急抢救,最终也没有挽留住阿鹏的生命,此时,他才四十多岁。
  
  在送别阿鹏的仪式上,伴随着低徊的哀乐,很多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热泪,大家为他的英年早逝而痛心,为他未竟的事业而惋惜,……。
  
  逝者长已矣,阿辉唯一的希望就是阿鹏在另一个世界不要太累!
  
  (全文完)
  
  

 本文为随寓而安原创,版权为个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果纸媒刊载,须经本人同意,敬请与本人联糸:MENGJIANXIN8888@126。COM。

  
  

<
0
0
 
广告
广告